清雨影的Blog
搜索文档…
“救救孩子”
最近发生了两个新闻,一个在中国,一个在美国。中国为了孩子开始对游戏产业开炮,美国为了打击儿童色情要求大家献出自己的隐私。

“救救孩子”在中国

中国的新闻是《“‘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其中将游戏成为“电子毒品”,“精神鸦片”。最后定稿的标题是:《有孩子1天玩8小时网游!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 (备份链接)其中几个副标题:“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影响触目惊心”,“网络游戏对未成年人影响触目惊心”。 整篇文章基本都在说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的问题。
事实上,这不是中国社会第一次讨论游戏的问题,“精神鸦片”是一个相当古老的词汇,在2000~2010年的时候就被频繁提起,与毒品成瘾相似,创造出了一个新词汇“网瘾”,之后滋生了非常多的不正规的“戒网瘾机构”或者“戒网瘾学校”,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两所应该是临沂杨永信的戒网瘾机构和豫章书院,这些机构至今还开着,而且扩展出了更多的业务,比如“帮助孩子矫正性取向”。
这些机构的手段如出一辙,找一些退伍军人,甚至是地痞流氓,对送进来的孩子军队化管理、军训、体罚、感恩教育洗脑、殴打、杨永信的机构还多处一项电击。其实这些机构更像是现代的宗族私刑,而让他们游走在法律边缘(而不是彻底陷入违法)的原因是送进来的大多是未成年人,父母不愿意担负教养的责任,便送孩子去这些机构。
也并不仅仅是游戏,之前中央启动的“扫黄打非·新风2021”集中行动,也号称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
……筑牢民心工程、高举“护苗”大旗,将以“护苗2021”“净网2021”“秋风2021”专项行动为开展平台,坚持问题导向、强化查处打击,努力实现保护未成年人氛围更加浓厚、网络空间持续清朗、新闻出版传播秩序不断改善的工作目标,为庆祝建党百年、“十四五”开局及开展党史学习教育营造良好的环境氛围。
净网行动直接波及了各种(主要是外国的)动漫和电视剧,非常多的作品(或好或坏)纷纷被下架。最近几年实行的引进动画“先审后播”的机制,枪毙掉了一大堆新番,其中不乏一些佳作。且不论这些作品质量如何,目前并没有任何成文的审核标准,来保证满足这些条件的作品一定能通过审核。所谓的审核标准,大多是诸如:“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宣传正能量” 这些正确、宽泛、易于操作和重新解释的废话。

中国真的救了孩子吗?

是,也不是。“是”的部分上面已经说了,下面说说不是的部分。
中国没有作品的年龄分级制度,所以出现了非常滑稽的一幕,《寄生兽》这样有思考有深度的佳作动漫,因为镜头血腥而无法在国内观看,但是莫言的作品中不乏黄色的情节,事实上大量的出现了性爱相关的描写。因为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所以作品得以豁免审核,即使是小学的孩子也可以买来阅读。
无论是莫言的书还是《寄生兽》,都是佳作,而且都不适合儿童阅读,缺乏年龄分级的结果就是,要么全民读适合低龄的读物,要么就是孩子接触到这个年龄段不该接触的内容。
比如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这就是一种年龄分级。烟酒对孩子的危害其实比《寄生兽》大得多,但是妥善的管理让我们仍然可以正常售卖。
为什么我们没有文艺作品的年龄分级呢?
年龄分级需要清晰的、成文的、可执行的标准,如果真的诞生了这个标准,至少会出现两个问题:
  1. 1.
    人为可操作的空间大大减少,人治变为法制,灰色收入的空间大大减少。
  2. 2.
    不能再用“救救孩子”这个发臭的幌子对言论自由进行打压,因为已经年龄分级了,符合标准的作品就应该通过。
这两点带来了巨大的阻力,导致从2000年初开始呼吁分级,20年过去了,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即使从其它角度,我也不觉得真的在救孩子,比如嫖宿幼女罪——不仅多次让对幼女(14岁以下)进行侵害的人免于重刑,还给幼女扣上了“妓女”的帽子,这个恶法2015年才废除。性同意年龄是偏低、偏粗的,也一直没有再细化。

美国准备怎么“救救孩子”?

最近美国的苹果公司准备往用户的手机上安装一个新的功能,扫描用户所有的相册照片,提取Hash,和服务器上已有的儿童色情的图片Hash进行比较。 并且苹果声称,不会接受任何来自政府的利用该系统进行监视的请求。
话虽如此,但是:
  1. 1.
    如果一个技术会被滥用的话,它一定会被滥用,历史上无一例外,这次也不会。
  2. 2.
    (此条也作为1的支撑)苹果并不值得信任,苹果2012年承认参与棱镜门,满足了88%来自政府的数据请求,最近更是爆出2年前SciHub的创始者亚历山大的苹果手机的数据就被苹果公司交给了FBI,在2年后很不正式的发了一封邮件告知此事。
无独有偶,英国在2010年卡梅伦竞选上台的时候,竞选承诺中也包含了打击儿童色情,将为儿童色情专门打造一个系统,从ISP屏蔽这些网站。然而,就在2021年的今天,很明显这个系统被滥用了,这个列表远远不止儿童色情了,此后这个系统成了资本维护版权的工具,海盗湾之类的网站接连被屏蔽。今天连SciHub也被屏蔽了
事实上,美国不是从今天才开始“救救孩子”,FBI一直在监听所有的搜索内容和流量,对涉及儿童色情的进行抓捕,这种行为已经成了梗被网友做成了表情包。

美国真的救了孩子吗?

也没有,美国仍然放任毒品,不愿大力管制,除此之外,美国爆出过“萝莉岛”的丑闻,目前主事者已经在狱中“离奇自杀”,案子成了无头案,没有任何证据了。 但是之前爆出疑似涉及的人员名单中,也有喊着“救救孩子”的政客。
所以,美国也一样,“救救孩子”只是一个看上去政治正确的幌子,在这个幌子的遮掩下,大家干着见不得人的事情。

孩子真的需要我们这样来救吗?

答案是不需要这样的保护,孩子应该由家长和社会共同抚养教育,长成对社会有所贡献的劳动力,在社会中获得幸福。重点是对教育和保护的投入,这是正面干预,而不是把所有的危险都禁止掉。
例如,如果我们希望保护我们的脚,应该用牛皮做成鞋子穿上,而不是用牛皮把路都包起来。
禁止所有的车上路可以把儿童的交通事故率降为0%,但是正常人都知道这不可取,但是到了文艺作品或者隐私政策的时候,大家又都“糊涂”了。不过我并不觉得政策的制定者是真糊涂,我觉得他们是装糊涂的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