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雨影的Blog
搜索文档…
90年代到21世纪初的商业环境
因为你没有见识过90年代到21世纪初的商业环境,和那个年代的老板相比,当代老板有一个算一个那都是大善人。
举几个例子
比如煤矿行业,那段时间的煤矿行业,基本上就是一个拿命换钱的行当,有没有命花你挣的钱完全取决于运气和矿井里的瓦斯浓度,渗水事故属于常态,以至于并不被视为事故,矿工常年累月在淹到脚脖子深的水里作业,采煤有指标,采不够煤别想出井。
矿井的支撑梁能省则省,并不存在什么承重力学和结构力学,地质结构更是想都不要想,一切以不会马上垮下来为标准,整个矿上文化水平最高的是老板,初中肄业,技术水平最高的设备是手电筒,井下瓦斯浓度以经验为准,经验来源是前几次爆炸事故,一座煤矿一年炸个两三次算是基本操作。
这算是有良心的,至少来这种地方刨煤,白面馒头和肥肉片子管够,工资不少结,死球了还给钱,有些绝症户就是冲着抚恤来的。
真正脏的还是那种奴工煤窑,坑蒙拐骗把智障拐来,拿大铁链子拴在井下,吃喝拉撒睡都在下面,干到死,完事了找个废井一埋拉倒,类似的还有黑砖窑,直接从附近学校绑学生用大铁链子拴着烧砖,为了防止逃跑,有挑脚筋的,有割舌头的,有把眼睛弄瞎的。
还有夫妻井,一家两口人在自家院子后面挖个大坑就开始刨煤,刨不动了就雇人来帮着刨,刨的深了又没啥文化,井架一崩所有人都埋在里面,亲戚来串门才发现人都没了。
再比如建材行业,建材行业是那个年代的世界上最接近武侠小说中“江湖”这个概念的领域,每个砂石厂都是一个门派,每个砖窑都是一个码头,每个卖涂料腻子粉的铺面都是一个堂口,每个租施工机械的都是一个舵把子,江湖关系盘根错节,各种恩怨情仇,你能想到的武侠小说桥段在这个养蛊大坑里都有。
渣土车,重载车,拉水泥的就跟镖局差不多,路上遇到车匪路霸了就得下来递烟说好话,塞钱的塞钱,磕头的磕头,到了工地了如果迟到了,工地老板说不要就不要,你的水泥就干在桶里吧,哦对了,那个年代监理很少,基本上都是跟包工头打交道,包工头基本上在工地上形成了一种基层治理模式,警察说话都不一定有用。
有些地方的建材行业和黑恶势力基本上可以划等号,业务发生纠纷或者堂口间互相冲突了,老板带着三两个骨干裹挟几百号人就能打到见血,扣人绑人,把竞争对手绑在电线杆子下面烤太阳,不给喝水,喊口渴了就倒半杯水,撒一大把盐,喝吧。
斗殴方式五花八门,砂石厂作业要用到炸药雷管,这就是一种路子,武侠小说里的江湖暗杀都是什么唐门暗器,喂以九幽五福,杀人于无影无形,这都是鬼扯蛋,真实江湖暗杀是趁你睡觉的时候半夜往你卧室里丢一捆雷管,让你热热闹闹的上路。
至于工地上组织什么钢管队,菜刀队,砂石厂组织什么护厂队,大车队,那都是基本操作,土枪砍刀那更是小儿科,上档次的械斗都是机械化的,你们见过挖掘机打架,铲车冲阵,压路机当攻城锤使的吗?还有把拖头前面焊上钢架直接拿去冲门的,哪次不见血?
你以为开公司的又干净?那些年,凡是做生意就没有不沾黑的,坑蒙诈骗,以次充好,官商勾结,假冒伪劣,侵吞国有资产,套取商业补贴,拖欠工资拖到有家公司承诺绝不拖欠工资能上感动中国,这些年整治老赖,各种手段一起上,甚至搞连坐,搞祸及子孙,有些人都能梗着脖子就是不还钱,你想想那些年没有这些手段的时候,老赖是怎么拖钱的,有多少企业是直接被老赖拖垮的?
还有拖工资,那些年拖欠工资属于常态,不仅拖欠工资,有些还倒找员工要钱,那些年商业环境不发达,岗位少,人多,工作不好找,好不容易有人找到了工作,进公司之后先让你交保证金,押金,这金那金交个大几千乃至上万,然后才让你进公司。
有良心的就当牲口使,然后三天两头按照各种自制规章扣工资,没良心的直接把手下员工的这金那金拿着就跑。在某些地方,这种开空壳公司,招人,收保证金,然后卷款逃跑的路子都形成产业链了,是什么地方就不点名了,免得又说我地域歧视。
还有就是侵吞国有资产,整个80.90.2000年初,国内一谈改革就约等于卖国企,啥都敢卖,啥都能卖,一切形势转改制,一切改制转卖国企,一切卖国企转低估低售,几百亿的资产几个亿就敢卖,卖完之后一顿折腾,先来一顿大下岗,再来一顿大抛售,然后表格一做,进大于出,一场国企改制扭亏为盈增进效益的先进事迹报告会就出来了。
官商勾结在那些年属于公开搞,属于先进经验,属于主动作为,属于被提倡被鼓励被支持的招商引资行为,哪儿像现在,去婚宴一起吃个饭随个份子还要打报告,那些年商业渠道不通畅,市场环境不完善,要想做成点事甚至必须官商勾结,什么倒批文,卖白条,转车皮那都属于基本操作,有些官商勾结的渠道说起来都匪夷所思,某领导认识了招待所的服务员,一来二去成了通奸关系,该服务员的丈夫得知此事,不怒反喜,极力给二人牵线搭桥,创造机会,甚至直接在家里开搞,过一段时间,该地有一项目,工程款几千万,该服务员的丈夫回老家找了搞承包的亲戚,让该服务员帮忙牵线搭桥向该领导讨要此项目,项目拿到之后,搞承包的资质不够,就去外地借壳,整个过程一律特事特办,有该领导罩着,一路都是绿灯,最后项目拿到手,该承包方也算是有良心,没有偷工减料,因为怕出事,反而加工加料,最后项目利润到手,分三份,领导一份,服务员家一份,承包方一份,该项目属于基础设施,因为加工加料,品质较为优质,群众满意,还成了典型,服务员又给领导拉皮条找了其它女人,自己从招待所辞职不干了,跟老公回家过日子,承包方靠着这个项目经验申请到了自己的资质,该领导性生活愉快,数钱数到手软,还有了政绩,违法乱纪官商勾结,但是最后所有人都获得了幸福,公私两全,你说这种事你上哪儿说理去?
这算是有良心的,没良心的呢?
那些年的偷工减料手段以现在来看简直不可思议,纸板水泥,细丝钢筋,地基桩数能直接给你减少一个数量级,那些年的工程质量,属于小项目小偷,大项目大偷,连重大基础设施都敢偷,98年大洪水,几个口子决堤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豆腐渣工程,豆腐渣工程这个说法就是98年提出的,类似的还有现在已经逐渐淡出视野的黑心棉,地沟油,三聚氰胺,那都是90年代兴旺发达搞起来的东西,再说点小众的,用废旧皮革做的果冻,见过吗?用棕榈油和松柏油做的蜂蜜,见过吗?收死人的衣服拿来卖给活人穿,见过吗?铅做的螺丝,见过吗?甲醇假酒,见过吗?福尔马林泡的毛肚,见过吗?劣质漏液铅酸电池,见过吗?
当代中国社会上相当一部分人之所以对各种所谓的纯天然无添加和各种乱七八糟的进口货有一种宗教式迷信,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那些年充斥市场的假货留下的心理创伤。
还有走私,当年东南沿海走私之猖獗,基本上已经到了裂土封疆的水平,自古以来走私犯没有不穷凶极恶的,北美独立战争的由头之一,波士顿倒茶事件,就是一群走私犯因为英帝国调低了关税,导致他们的走私货卖不上价,血本无归,一气之下闯进合法商船,打砸破坏合法进口货物,把茶叶倒进水里,后来这些走私犯成了北美叛乱分子的骨干力量。
当年东南沿海缉私工作压力之大,不是现在能想象的,现在中国的海警实力强大,上万吨的海警船都有,可以在钓鱼岛和南海横冲直撞,当年中国海洋执法力量破碎而松散,实力弱小,规模不足,设备落后,管理稀碎,缺乏协调,号称九龙治海,走私犯的船舶先进又巨大,还高度武装,还经常混杂在渔民里,甚至于有些渔民本身就是半渔半走私,经常出现缉私力量开着小艇追击开大船的走私犯的情况,那些年的走私犯手中有大量武器,有些是早年建设民兵力量留存下来的,有些是从走私渠道流入,这导致他们的装备往往比缉私力量还要先进,缉私执法人员追不上,打不过,这些走私犯猖獗的跟海盗似的。
东南沿海地区的海岸地形地貌又复杂破碎,走私犯在当地偷摸建设私设码头和货运设施,甚至还有洞库形式和半水下式结构的,从外面看过去根本看不出来,在这些私设走私设施周边还有服务于走私人员的各种服务业,包括并不限于赌场餐馆窑子,还有包括赌场餐馆窑子一体化的一条龙服务,对了,一条龙这个词也是那时候发明出来的,甚至还有走私货物的交易所,俨然当代加勒比海盗,这些走私犯往往以宗亲乡谊和血缘关系为纽带,内部组织严密,杀人灭口毫不含糊,有卧底的执法人员暴露后直接被捆上水泥块沉海的,另外这些走私犯往往还利用其便利性,从事偷渡,贩毒,谍报等工作,被抓到了就武装拒捕,暴力抗法,等到积攒满了第一桶金之后就洗手上岸,用积累下来的资本从事其它合法行业。
有些走私案规模之大,金额之巨,涉案之广,从地方直达中央,号称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当地官员上任,都要去走私巨擘家里做客拜码头,而且必须收礼,当地称之为喝茶水,不喝这杯茶他有办法让你在当地混不下去,喝了这杯茶你就收了他的礼,从此以后你就不干净了,跟他在一条船上了,上上下下都有他的人,你怎么和他斗?而且帮他办事,你有求必应,他就投桃报李,你家里老人死了他去帮你奔丧,哭的比你还像亲生的,财色烟酒茶,吃喝嫖赌抽,你要啥有啥,你子女是学渣他一顿操作能帮你送到重点学校去,海关港务地税工商交通一手抓,甚至于其它地方的人去当地做生意都得先去他家混个脸熟。
还在当地盖专用于接待的豪华场所,外表刷成全红,里面一条龙应有尽有,连接待女官员的王子都齐齐整整的。
所以每次看见有人喊加速我就想笑,这也配叫加速?你懂什么叫加速吗?你见过加速世界吗?和8090年代到21世纪初那种百鬼昼行的局面相比,眼下这些资本家最恶劣也不过偷偷摸摸钻法律空子搞搞集资,除此之外谁还不是个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了?
现在走法律仲裁是真能讨到钱,放90年代,你敢去找包工头闹?腿都给你打断。
复制链接